翻页   夜间
生生世世小说网 > 焚天剑帝 > 第474章 一朵体质之谜

    记住本站地址:【生生世世小说】 https://www.3344xiaoshuo.net/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

    “小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离看向聂远,不用猜,这等玩意肯定是他搞出来的。

    “一套不起眼的秘法而已。”聂远应道。

    “给本座看看。”

    陆离说道,他倒要看看,什么不起眼的秘法,会有如此能力,竟可以将狂躁不堪的麒麟血脉之力给牢牢束缚住。

    “自己在里面找去,正在忙。”

    聂远说着,催动法力,牵动所有人体内的麒麟血脉,为他们洗练每一寸肉身,光凭他们掌握的那点删减版秘术,是完全做不到的,还是要靠聂远这个外力。

    “就是这本……”

    魔戒之中,陆离翻箱倒柜,终于是找到了聂远删减过后的秘术,开始研究了起来。

    “原来此如……原来如此……”

    魔戒之中传出一阵激动的声音。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聂远的阁楼。

    秦寿率先支承不住,瘫倒在地,口中毛巾掉落,撕心裂肺地惨叫这。

    聂远动作迅速,瞬间将其体内没有彻底炼化的麒麟血脉之力抽取出来,将其退出修行。

    “呼……呼……”

    秦寿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没有一件是干的。

    这特么的太痛苦了,秦寿回想起来,心中还是一阵后怕,再也不想承受第二次。

    不过嘛,这苦受得值,他感觉得出来,自己身上的力量,至少提升了一倍还多,在遇上那些个修为比自己高的,绝对能好好和他们讲道理。

    接下来,碧云与古月先后扛不住,从蒲团之上跌落,跌倒在地,身上香汗淋漓,面色苍白,大口喘着粗气。

    聂远同样反应迅速,手掌翻动,将体内剩余的麒麟血脉之力抽出。

    痛苦与回报成正比,此刻的二女,虽然被折磨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但是体内澎湃的灵力,便能证明一切,经脉扩宽,丹田也成倍地增加,力量更为精纯。

    最后坚持的是东门吹雪与一朵。

    东门吹雪是真的在坚持,咬牙切齿,脸上表情狰狞,塞着口的毛巾已经印出血迹。

    反观一朵,表情轻松,脸上没有一丝的痛苦之意,甚至说是没有一点的不适,身上的力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强。

    唔!

    东门吹雪终究是支承不住,瘫倒在地,聂远再次刚才的操作,将东门吹雪晾在一边恢复。

    “这……这……一朵到底是什么情况……”

    四个退出修行的前辈,看着一个后辈平静地坐在修行,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

    明明这个丫头这么小,修为还那么低,为何能坚持这么长时间。

    就算是聂远想给其开小灶可不可能啊,都是同一麒麟血之中的一部分,没道理啊。

    在几人震惊,不解,疑惑的目光之中,一朵将注入体内麒麟血彻底吸收。

    不过一朵依旧未醒来,稚嫩的脸上一股有意未尽的表情。

    聂远见状,将从四人体内抽离出来的麒麟血一点一点打入一朵体内。

    本以为一朵会承受不住,没想到,一朵并未有任何不适的反应,甚至说,连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小丫头,怎么和她师傅一样,是个牲口吧。”

    秦寿捏着下巴,在边上打量这一朵。

    “没准就是,有其师便有其徒,师傅是个牲口,当徒弟的,八成以上也是个。”

    东门吹雪也在装模作样地打量起了一朵。

    “小一朵,好强的天赋。”

    碧云盯着一朵,唏嘘一声。

    “让其成长下去,成就,该不会低于其师。”

    就连少言少语的古月,也没有吝啬,夸赞道。

    “这……”

    此刻,聂远也疑惑了。

    东门吹雪他们各自都剩下将有一半的麒麟血没有吸收完,被聂远给抽取出来了。

    眼看着这些被抽离出来的,都要被一朵给吸收殆尽,聂远忍不住发声,问向太古苍龙。

    “前辈,一朵吸收这么多的麒麟血,还是没有半点反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远在帝都皇宫地底的太古仓龙睁开巨大的龙眸,沉着嗓音道:“小丫头的体质异于常人,别说一滴麒麟血,就是再多些,也无妨。”

    聂远沉默。

    自己的这个小徒弟,到底是个啥来历,啥体质,自己这个当师傅的,竟然是一点也不知道。

    现在,他终于是理解到了言心之前的心情,不知道徒弟来历,身份,一切都不知道,就连名字知道的都是假的,甚至是平日里看到的那张脸,也是假的。

    聂远先替言心默哀了几息,再次催动手中的麒麟血,注入一朵的体内。

    有了太古仓龙的保证,聂远可以使劲的造。

    又有片刻,聂远手中所剩的麒麟血全部被吸收殆尽,可一朵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周身气机为散,依旧是一副有意未尽的样子。

    聂远看了看趴在一边的小麒麟。

    小麒麟瞬间明白聂远的意思,投去一个嫌弃的眼神,还不等聂远开口说话,便一头扎进聂远的胸口图腾之中。

    又经过几步游走,进入丹海之中,趴在鸿蒙树幼苗旁边。

    聂远摊了摊手,撤下屋子里的禁制,并未叫醒一朵,领着四人走了出去。

    “玄筹,小一朵,到底是怎么个事儿,为何我们疼得死去活来,她一点事儿没有。”

    东门吹雪看了一眼屋内,问向聂远。

    “特殊体质。”

    聂远一句话将东门吹雪打发了。

    “什么特殊体质啊,这般牛逼。”

    打发了一个东门吹雪,又来一个秦寿,此刻也瞪着睿智的眼神,问向聂远。

    聂远理都不想理他,一手将其扒拉开。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特么还想知道呢。

    “哥几个,此事关系重大,千万不得向任何人透露。”

    聂远对着四人,正色道。

    “放心,除非我们想被天打五雷轰,否则是不会将此事透露出去的。”

    碧云保证道。

    “有了老玄送的机缘,我感觉我能在数日后的内门大比,大放异彩。”

    被扒拉开的秦寿,激动地说道。

    “快内门大比了,我们得回去准备准备,若不是为了看看我那唯一的师侄,我都不带出关的。”

    东门吹雪说道。

    “得。”

    聂远应道:“内门,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兴许能在内门大比中获得个名次。”

    “我们内门大比见。”

    道完别后,东门吹雪与秦寿俩勾肩搭背地向着翠竹峰下走去。

    碧云与聂远闲说两句,带着古月也离开了翠竹峰。

    转眼间,翠竹峰就剩一大一小俩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