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生生世世小说网 > 白衣披甲 > 22 老阴比

    记住本站地址:【生生世世小说】 https://www.3344xiaoshuo.net/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

    “喂,过分了。”看女生悻悻离开后,罗浩小声抱怨,“你刚刚那句话弄的我一身鸡皮疙瘩,再拉我当挡箭牌,说这么恶心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我都说不能摘口罩,你又不信。”陈勇倒是无所谓,甩开了开始撸串,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罗浩真心没想到陈勇的口罩还有这层含义。

    “颜值不够,很难理解到我的苦恼,你们这些凡人。”陈勇淡淡说道。

    “……”

    “卡梅伦拍泰坦尼克号的时候,最开始定的男主不是老李,你知道么?”陈勇忽然问了一句远在天边的话。

    罗浩摇摇头,仔细看陈勇,和小李子一点都不像。

    “面试的时候,所有女同事都跑出去围观老李。话说当年他年轻的时候,老李的颜值还是能和我比一下的。”

    “呃……”罗浩无语。

    “老李那时候还是小李子,他来了,所有在片场的女性都开始犯花痴。卡梅伦没有坚持自己的观点,选择相信广大女性的审美。”

    “然后呢?”罗浩问道。

    “我是用实例告诉你,有些东西出生的时候有也就有了,没有就是没有。有些事呢,你是想不懂的。”

    罗浩低头吃烤串,身边的小孩子乖巧坐着,脸上的巴掌印很显眼。

    真想抽陈勇一巴掌,罗浩的手有点痒。

    能看出来陈勇想要找话题,但他的话题生涩而无趣。

    吃完饭,罗浩扫码买单,离开???烧烤后问道,“?媒裉煺馐窃趺戳耍俊

    话说的有点含糊,但陈勇明白。

    口罩动了动,最后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息,“我不习惯和男人说话。”

    “!!!”

    罗浩真想趁着【能量转换】还没消失前狠狠踹陈勇一脚,这货看起来真是很欠揍。

    【俗话说男人至死是少年,可少年何须愁这……】

    手机响起。

    罗浩拿起看了眼,是林语鸣打来的。

    第一时间接通电话。

    “罗浩。”

    电话那面传来严肃的声音,罗浩凛然。

    肯定是医院有事儿,要不然这个点大舅打来电话,第一句应该称呼自己小螺号。

    【有个肠梗阻的患者,考虑是肠套叠。】

    “多大年纪?”罗浩问道。

    “42.”

    “!!!”

    肠套叠常见于小孩子,就像是吃饭的时候遇到的熊孩子那种年纪比较容易得。

    成年人的肠套叠,一般都伴随着恶性肿瘤。

    “正在做增强CT,你来看一眼。”

    林语鸣的话很强硬,不是和罗浩商量,而是通知。

    “好,我这就到。”

    挂断电话,罗浩没有问为什么,而是急匆匆赶奔ct室。

    刚到ct室,里面传来一阵乱糟糟的声音。

    难道患者猝死了?!

    罗浩心里一紧,与此同时耳边传来“叮咚~”的任务提示音。

    【急诊任务:良性还是恶性

    任务内容:准确诊断肠套叠的病因与良恶性,并成功手术治疗。

    任务时间:8小时。

    任务奖励:经验值10000点,辅助诊断ai碎片×2。】

    任务出现,罗浩却没开心。

    自己不是科室主任,手术轮不到自己主刀。

    哪怕主动请缨,无论是林语鸣还是相关科室主任都会拒绝。

    有时候医疗系统“论资排辈”的气氛就是这么浓郁,几乎成了思想钢印。这里面当然有道理与逻辑,可对罗浩来讲这种规矩就是个噩耗。

    系统又颁发了一??无法完成的任务。

    虽然如此,罗浩还是急匆匆走进ct室。

    但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罗浩看见了做梦都没梦到的一幕。

    躺在地上的并不是患者,而是……温友仁温主任。

    温友仁手捂着胸口,脸憋成猪肝色。

    林语鸣正在打电话,叫急诊科马上来人。

    这是怎么了?

    “切,装的。”陈勇在罗浩身后小声鄙夷道。

    装的?

    罗浩瞥了一眼ct屏幕,患者的增强ct已经出来。

    不用辅助诊断ai罗浩也能给出明确诊断——肠套叠+占位性病变。

    影像上显示——肠腔内存在一长度为6cm的细长结构,为均匀脂肪密度且边缘清晰,提示肠脂肪瘤。

    “林处长,我来了。”

    见林语鸣打完电话,罗浩马上说道。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躺在地上的温友仁。

    温友仁的脸憋成猪肝色,口唇略有发绀,可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心梗发作。

    毕竟憋气的话可能让脸色改变,口唇颜色变化,但大汗淋漓很难伪装出来。

    在这一点上,罗浩同意陈勇的意见——温友仁在故意装病。

    可是温友仁为什么这么做呢?

    当众摔在地上,一会心电图提示没有问题,温友仁怎么解释?

    “你先看片子,不用管温主任的急诊急救。”林语鸣沉声道。

    很快,120急救医生跑过来,用担架把温友仁直接送去循环内科。

    又过了足足半个小时,林语鸣才沉着脸回来。

    “罗浩,你怎么看。”林语鸣问道。

    “肠内占位性病变,考虑是良性的。”罗浩回答道。

    “良性?你确定么?”

    “不确定,你知道的,只有病理才是金标准。在病理结果出来之前,任何确定的说法都是骗人的。”

    “……”

    林语鸣恨死了这种典型的医生交代病情的说话方式。

    哪怕轮到他的时候也会这么说。

    “罗浩,我要一个肯定的答复。”

    “我看是良性的,但需要病理金标准。”罗浩道,“林处长,温主任是……”

    “他怀疑是恶性肿瘤,自己没水平做不了,转上级医院时间不够,肯定会肠道坏死。所以,干脆直接装死。”

    林语鸣狠狠说道。

    装死,这个词还真是形象。

    林语鸣只说了“最好”的猜想,还有一个更加恶劣的猜想林语鸣怕教坏小孩子,所以没说。

    罗浩没就温友仁的事儿展开讨论,他对那些老阴比们的龌龊手段毫不在意,而是开始联系帝都的老师,给出一个正确的确定诊断。

    林语鸣看着忙碌的罗浩,心中安稳。

    罗浩是矿总联系上级医院、获得高端医疗的桥梁。

    自从罗浩回来后,有些事儿交给他办就行,完全不需要自己操心。

    高端医疗,无论对谁来讲都很重要。

    没有罗浩,副院长对自己来讲是可望不可及的。

    很快,罗浩和帝都相关专业的老师沟通完,那面同意罗浩的诊断——考虑肠内占位性病变是脂肪瘤。

    有了确定诊断后,林语鸣的脸色却没变得好看一点。

    “林处长,诊断已经明确,需要马上做急诊手术。”罗浩建议到。

    “嘿!”林语鸣冷哼,面带寒霜。

    罗浩有些懵。

    “普外科除了温主任以外没人能做肠道切除手术。”陈勇拉了拉罗浩的衣角,小声说了一个“秘密”。

    “!!!”罗浩惊讶。

    “温主任把稍微高级一点的手术都拢在自己手里,其他人碰都不能碰,因为这事儿,逼走了至少3名医生。”

    “林处长,这种事情咱医务处不管么?”罗浩问道。

    “科室内部的问题,又没犯规矩,也没患者家属投诉,主任觉得手下的医生做不了高级别的手术,我怎么管。”

    什么时候肠道切除、吻合都算是高级别的手术了?罗浩表示不懂。

    “就这样,我马上联系一下,找个能来手术的医生。”林语鸣心不在焉的说道。

    全院会诊的时候医务处指着鼻子把温友仁骂的狗血喷头,爽是爽,可的确让温友仁怀恨在心。

    林语鸣也没想到这货竟然会用手术、用治病、用患者的安危来要挟自己。他心里面琢磨着应对方案,顺便把温友仁家的祖坟刨了三十六遍。

    不过林语鸣也没着急,他从来不惮于用最坏的的想法揣测别人。对于温友仁的做法,林语鸣心里早就有应对。

    患者有肠套叠,肠道供血有问题,手术稍微迟一点就会出现肠坏死。

    到时候要切的可不仅仅10cm肠道,切1米肠子都是正常的。

    Mb!

    林语鸣心里骂道。

    温友仁真不是个东西!

    罗浩微微皱眉,跟着林语鸣快步走出去。

    “大舅,找不到人的话我能做。”

    “嗯?!”林语鸣惊讶回头看罗浩,“小螺号,人命关天,别闹了。”

    罗浩从口袋里拿出一沓子纸,随手翻了一下,找出一张递给林语鸣。

    是中级证的复印件,上面有执业范围。

    “光有执业范围没用,你还得有那个技术水平。”

    话音刚落,林语鸣就陷入沉思。

    如果说卵巢囊肿、肝囊肿穿刺固化术简单,根本不算手术,罗浩会做也没什么的话,那么ercp可不简单。

    甚至可以说ercp全省能完成的医生绝对不超过50个人。

    罗浩虽然没有亲手完成,但石主任对罗浩的评价极高……

    或许能行?

    不不不,这事儿太严重了,哪怕罗浩不是非法行医,林语鸣也不想冒险。

    “大舅,可以这样。”罗浩鬼精鬼精的,尤其是出问题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像是cpu一样高速运转,浑身发光,瞬间就找到说服林语鸣的方式。

    “怎么。”

    “我先带陈勇去开腹,打开后把肠道复位。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用温盐水纱布覆盖,这样的话你找来救台的术者也不用着急赶十分二十分钟的。”

    “???”

    “!!!”

    这的确是个完美的解决办法。

    “手术资格我有,法理上没问题。我先去解决燃眉之急,其他的事儿都不重要。”

    林语鸣决断明快,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掌上。

    “好!”

    “大舅,你准备找谁?”

    “国华老主任。”林语鸣一边大步往出走,一边沉声说道,“他是温主任的师父,带温主任做了小二十年的手术。但老人家年纪大,可能不会那么快就到。”

    罗浩点头。

    “再有一点,咱们把温友仁得罪的狠了,国华老主任要是不理解,手术台上脾气暴躁的话,你有什么委屈都给老子憋回去。”

    罗浩继续点头。

    委不委屈是一回事,罗浩不在意,先把手术给做了才是正经的。

    稍微耽搁,患者就得多切一米肠子。

    与之相比,自己的委屈真心不重要。

    诊断明确,术前准备已完成,医疗救治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

    循环内科的单间里,温友仁翘着二郎腿躺在病床上。

    “老温,你今天作什么妖。”温友仁的爱人不懂,满脸不耐烦的问道,“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躺地上,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你懂什么。”温友仁鄙夷道,“今天的患者要做手术,切肠子再吻合,我跟你说,这可不是小手术。说句不夸张的话,咱们东莲市除了我没人能做。就算是我做,成功率也不高。”

    “我怎么记得从前国华老主任在的时候这是个不大的手术呢。”温友仁的爱人疑惑问道,“一起吃饭的时候总能听到你们说遇到车祸患者,肠子都撞烂了,一肚子大粪,还说你们就是掏粪工什么的。”

    “嘿。”温友仁得意的表情爬上来,“能做的人都走了,这几年我压着下面的医生不让他们做。姜文明,折腾多少次想要做这手术,我把他撵门诊去了。特么的,一个孙猴子还想跳出我的五指山?”

    “小姜还不错,你怎么不让他做呢。”

    “教会徒弟,饿死师父。”温友仁道,“就像这次,林语鸣这条老狗竟然当着全院所有人的面阴了我一道,我倒要看看真遇到急诊,他找谁做手术。”

    温友仁的爱人面露不忍。

    “放心,我又不会真的不做手术。”温友仁道,“一会上台,我挂着点滴去。这回林语鸣肯定当孙子,哈哈哈!”

    说到得意之处,温友仁哈哈大笑。

    “他要不当呢。”

    “你不懂。”温友仁一摆手,“干临床的都被治病救人洗脑了,一个一个蠢的很。”

    温友仁的爱人愣住。

    “我休息一会,到时候自己拎着点滴去手术室,林语鸣特么的得跪下来求我!”

    ……

    十五分钟后。

    患者已摆好体位,麻醉医生麻醉完毕,看着上手术的罗浩与陈勇,目光里满满的担心。

    “陈勇,你师父呢。”麻醉医生问道。

    “在家呢。”陈勇恹恹的说道,一点精神头都没有。

    “老温病了,你们科能切肠子的只有你师父,叫他来啊!”麻醉医生建议到。

    “关哥,你还记得前年冬天有一起车祸么?也是你麻醉的。那时候我刚从英国回来进临床,第一次抢救。”

    罗浩竖起耳朵。

    陈勇还是英国的留学生?是哪家野鸡大学?

    “记得,那天老温喝多了,上不了手术台,你师父切的肠道然后做的吻合。说实话……”

    麻醉医生说到这里,眼睛瞄了一眼手术室的气密门。

    外面没有人影,静悄悄的。

    “你师父的水平可要比温主任强,手术做的不快,但一板一眼,其实麻利的很。哪像是老温,国华老主任手把手教了那么多台手术,结果一些常见手术还做不好。”

    “就因为我师父做了,后来患者痊愈出院前的那天被温主任找了个理由给停职去当教学秘书。”

    “啊?他去当教秘是因为这事儿?”

    “嗯,我估计是。”陈勇咬牙说道,“现在我师父要是敢上台,明天连门诊都出不了。”

    “啧啧……”麻醉医生哑然无语。

    他转头看罗浩,无奈的说道,“那也不能你带小罗上手术啊。”

    陈勇怔了一下,口罩和帽子之间的皮肤有些红,憋了几秒钟,讪讪说道,“我当助手,是罗浩的下级医生。”

    “!!!”

    “!!!”

    麻醉医生和巡回护士、器械护士都愣住,正在数数的两位护士数到多少都忘了,无法相信的看着陈勇。

    “小罗,你做过类似的手术?”麻醉医生惊讶问道。

    “做过,上学的时候做过几十例。”罗浩一边穿衣服一边回答道。

    上学。

    麻醉医生心里叹了口气。

    那能算数么!

    现在的矿总再也没有十几年前的那股子劲儿了,想当年矿总是省内东部地区第一的医院,全省也只比医大的三家附属医院略差,对其他医院,几乎都是遥遥领先。

    可现在,什么臭鱼烂虾都……

    唉。

    麻醉医生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深深叹了口气。

    罗浩站在手术台上,无影灯灯光有些白,白的耀眼。

    这里就像是一个舞台,没有掌声,只有无尽责任。

    罗浩并没有任何文艺的想法,找寻开皮位置后一伸手,低声道,“消毒。”

    碘伏纱布拍过来。

    力量有点大,罗浩很清楚器械护士对自己主刀表示很不满。

    不过罗浩并没有在意,而是抬头眼睛眯了眯,给了器械护士一个微笑。

    碘伏纱布术区消毒后,陈勇用干纱布擦拭,罗浩伸手,“刀。”

    一柄手术刀拍在罗浩手心里。

    执笔式,切开皮肤,干纱布第一时间压在手术切口上。

    电烧止血后开始钝性分离。

    麻醉医生在麻醉记录单上写下时间后抬头看了一眼心电监护和呼吸机上的数值,低头要继续写麻醉单。

    可是他“咦”了一声,放下笔站起身,从患者头部看向术区。

    写个记录的时间,已经开始腹膜保护了?!

    麻醉医生识货,这么快入腹的术者不少见,但绝对不应该出现在一名“第一次”做手术的术者身上。

    他背手站在罗浩身后,凝视术区。

    罗浩已经做好腹膜保护,轻轻切开腹膜,用钝剪刀延长。

    彻底打开腹腔,罗浩拿起大弯拉钩,沾了温盐水拉开腹壁,把拉钩交给陈勇。

    “后手高一点。”罗浩叮嘱。

    陈勇很少见的没说话,明显有些紧张,但他配合的不错,术野暴露的相当好。

    切口选的好,术野暴露的也不错,肠道扭转的地儿呈现在视野中。

    “成年人的肠套叠可不多见,不能空气灌肠么?”麻醉医生只看了几眼,对罗浩的态度就有所转变。

    手术科室,临床科室,要拿技术说话。

    只要人不操蛋,技术越高就越受人敬佩。

    何况罗浩还有系统给予的同行仰慕+1的加成,所以麻醉医生的态度由冷淡转为温和。

    “看片子,患者的肠道里有一个占位性病变,不过不考虑是恶性,初步诊断是良性的脂肪瘤。”

    罗浩道。

    麻醉医生双手捂头,哀嚎,“病理科来人了么?!”

    “林处长找病理科主任来做术中冰冻,已经开机了。”罗浩道。

    “林处长在家睡了吧。”巡回护士没好气的问道。

    大半夜找个“生手”主刀手术,手术室的所有人都对罗浩有意见。要不是有同行仰慕的加成,怕是巡回护士早就摔摔打打了。

    “没有,林处长去国华老主任家请老主任出马。”罗浩一边捋肠子,把??顿、套叠的肠道送解开,一边回答道。

    原来如此!

    手术室里的气氛顿时欢快起来。

    罗浩只负责前期准备工作,后期手术都由国华老主任做。

    那就好!

    那就好!!

    “害,不早说国华老主任要来。”巡回护士给器械护士搬了一个高脚板凳,让她随时能坐下休息,自己也坐到墙角的凳子上,“小罗,我还以为你主刀呢。”

    “我就是应个急。”罗浩笑笑,“先找到位置,解决肠套叠,以免肠道坏死的太多。等国华老主任来之后能直接切肠道,做术中冰冻。没事儿的话就肠道吻合,半个小时结束。”

    手术室里的气氛更加欢快。

    之前的压抑一扫而空。

    “温主任呢?”器械护士好奇问道。

    “温主任突发心梗,去循环内科住院了。”

    “平时看老温身体不错啊,怎么这么脆,赶着要上手术人倒下去了。”巡回护士笑眯眯说道,“白长那么大体格子了。”

    巡回护士知道一点院里面的传闻,联系这次忽然“心梗”,她连忙给器械护士使眼色。

    罗浩没理会大家对温主任的看法,松解肠管后摸了30秒,“应该没问题,温盐水纱布。”

    “来了!”器械护士轻快答应道。

    用温盐水纱布覆盖肠管,确定有没有肠道坏死,这是必须做的。

    这段时间刚好可以等国华老主任来“救台”。

    “陈勇,你在英国留学?”罗浩双手轻轻放在腹膜保护的纱布垫上,看着陈勇。

    “嗯。”陈勇点头。

    “哪家学校?”

    “……”陈勇沉默。

    罗浩有些奇怪,就算陈勇是某家野鸡大学毕业的,也不应该不好意思说吧。

    “哈哈哈,小陈可牛逼呢。”麻醉医生知道底细,哈哈一笑,“你都猜不到他学的什么。”

    “不是医学硕士么?”罗浩问道。

    “哈利波特看过吧。”

    “???”罗浩满头问号,陈勇留学,难不成还能去霍格沃兹?

    这不是扯淡么。

    “英国的埃克塞特大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