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生生世世小说网 > 布衣枭雄 > 第一千三十九章 苦不堪言

    记住本站地址:【生生世世小说】 https://www.3344xiaoshuo.net/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

    西州西州府。

    关于分兵北伐一事,越州方面也是回了消息,同意苏祁安的要求,各自分兵作战,最后会师京都,当然什么时候开战,还得耽误一段时间,最起码也得两三个月。

    这次的北伐,不比之前的几万人马的小打小闹,而是近百万的兵力对战,是真正的举国之战。

    军队的调动,集结,安排,部署,以及后勤的粮草是否准备充足,各类兵器的产能是否跟的上,这些种种都得要数月的时间整备。

    不仅是苏祁安、苏康,北边的苏哲和库克图也要这般时间准备。

    如果只是几万人的战事,凭二人的性子,都不等苏祁安出兵,便自己挥师南下了。

    所以,哪怕得到了苏康的回信,苏祁安也不着急,目光扫视着手中的信,什么也没说,沉默一会,放在一边。

    相比较关注苏康,此时,在苏祁安的桌子上,还有一封更重要的来信。

    这封信是从甘州发回来的,所谈之事,正是陈彬上次的传话,有了新的进展。

    宋彪按照苏祁安的意思,分兵多路,派出小规模军队,进入蒙州边境骚扰荣兵。

    因为少了一半兵力的荣兵,对这种骚扰明显是疲于奔命,时间长了有些难以招架,甚至有数次让分兵的小股甘州军,突进了蒙州境内,并且拿下了几座军堡。

    后面萨尔德及时的调兵遣将,算是将突进的小股军队给赶了出去,蒙州边境勉强趋于稳定。

    说是赶出去,实则还是甘州军主动放弃后撤,他们的目的主要就是骚扰,想探查荣兵的具体情况。

    为了避免战事扩大,自然选择主动放弃,拿下一两座军堡并没什么左右,对收复整个蒙州没有什么意义。

    可就是在这一次次的反复试探中,让宋彪他们终于抓到了一些线索。

    他们确定消失的一半荣兵,的确是被调动离开了,而且并非是撤回荣国,也没有东进支援苏哲,就是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蒙州。

    虽然具体不清楚他们的方向,但能够肯定这批消失的荣兵,肯定有很重要的任务,而且很可能是针对苏祁安的。

    他们这次来信,目的是询问是否继续对蒙州持续骚扰,还是撤回在边境休整,坐等事态发展?

    苏祁安考虑一会,立马提笔回信一封,如果宋彪看到回信,肯定会有些吃惊。

    因为苏祁安回信,既没有选择撤回驻扎休整,也没有继续保持骚扰的态势,而是让宋彪集结兵力,来几次大规模的突进。

    也就是将事情给闹大,看看萨尔德的反应。

    苏祁安这招很高明,但也很危险,高明在于既然无法探出消失荣兵的具体行动,那就将事情搞大,只有这样,才能让萨尔德知道疼,才会露出马脚。

    到那时,在想藏也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但危险在于,集结军队那就不是所谓的突进试探,而是进攻,要是尺寸把握不好,很可能会演变成收复蒙州之战。

    一旦蒙州战事开打,无疑宣布北伐提前了,这对双方来说,都不算好事。

    毕竟,谁都不想提前开战,在未准备好前开战,后面会便演变成怎样,谁都无法控制。

    虽然有风险,但苏祁安依旧一字不改,这般回信,他相信在谢苍、王震山的协助下,宋彪肯定会有分寸。

    就算真不幸提前开战,大不了就是损失一些人马,苏祁安需要迅速调整各州军队的部署,会费很多精力。

    反而最着急的是坐镇蒙州的萨尔德,别看他如今接替了木也大将军的位置,但还得接受库克图的钳制。

    如果没有库克图的命令,提前开战,并且兵马缺失,要是被甘州军全力突进蒙州,导致蒙州丢失,这个责任萨尔德承担不起。

    毕竟,北伐之战,苏哲的军队是主力,荣兵为辅,如果荣兵陷进去了,导致荣兵损兵折将,这个责任萨尔德也承担不起。

    所以,萨尔德比苏祁安应该更急,更要制止蒙州提前爆发的战事。

    当看不清前方的路,被黑暗笼罩,不知对手下一步行动,那便大胆冒进,杀进黑暗,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将水搅浑,这样才能看出敌人下一步的行动。

    在将回信写完,苏祁安没有停笔,继续写第二封信,待到写完,上封能够看到,这第二封信是发往中州…

    就在苏祁安收到甘州来信时,画面一转,蒙州城府。

    此时的蒙州城府内,人影绰绰,除了最上方端坐的萨尔德,下面出现的都是荣兵军队各中高层将领。

    他们脸色凝重,眼中有着焦虑神色,他们汇聚一起,自然是想请萨尔德拿个注意。

    正如苏祁安预料的一般,他们被改变策略的甘州军,这段时间弄的苦不堪言,不胜其烦。

    骚扰出兵他们不是没有经历过,但谁家骚扰,一口气直接出动二三来路,每一路少则百十来人,多则四五百人。

    但论出兵的数量,最少都有上万人,这些甘州军真要是简单的骚扰,直接打跑就算了,可偏偏是持续不间断的骚扰。

    而且最喜欢的就是在后半夜出击,一个月下来,基本上把各军堡的兵士折磨的精神都不振,就因为这个原因,期间好几次有几座军堡支援不急,直接被这些骚扰军队给拿下了。

    虽然最后及时出兵,将他们赶走了,重新夺回了军堡,但却狠狠的打了他们脸。

    这些多路骚扰军队,就像狗皮膏药,弄的他们烦不胜烦。

    如果放在之前,早就集结兵力,直接出兵灭了他们,但现在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自从和苏哲交接了蒙州,蒙州的确被他们拿下了,但偌大的蒙州总要人去镇守。

    不可能将所有的兵力,集结几座主要的军镇,其余的地方就什么都不管吧。

    所以,驻扎蒙州的五万荣兵,基本上都拆分的差不多,核心的军镇会有五千以上的人马驻扎,而边缘的地域,也就几百人,甚至还没有,这就需要当地招募的几万兵士配合了。

    表面看去,双方配合不错,蒙州也算稳定,可经历了这次的突袭,他们才发现,招募的这几万当地人,战斗力也就等同一般的民兵,甚至还没有。

    在面对来势汹汹的甘州小股部队,就一个冲锋吓的他们连作战的勇气都没有,完全不顾荣兵的生死。

    如果不是局势不稳,说什么也要狠狠砍了这些贪生怕死的家伙脑袋。

    虽然有准备,但没想过这些家伙竟然这么废物,让他们与甘州军作战中,丢尽了颜面。

    长达一个月的袭扰,头一次让他们意识到,接管蒙州也不是什么好事。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的兵力不足导致,他们的大将军莫名的抽走了一半的军队,不知去向,就靠着仅有的两万五千的荣兵,维持如此广袤的蒙州,多少有些吃力。

    这一个月下来,粗略统计,出兵骚扰的甘州军,起码达到了两三万人左右,这等兵力已经超过了他们,差不多达到了一个军的兵力。

    和甘州军打交道这么久,对他们的敌人还是很了解的,甘州有三个军,九万人,这次出动的是甘州第二军,也就是宋彪的部下。

    甘州第二军的前身,就是东山军当初的三个师之一衍生而来,其战斗力他们很清楚。

    也只有东山军出身的宋彪,才敢如此张狂,昼夜不停的轮换对他们持续骚扰,根本不怕损失人马。

    就是想打的他们支援不及,疲惫不堪,从某方面来说,宋彪的这种轮换,变相的也是一种练兵。

    把他们当做练兵的对象,军队的磨刀石,而且他们也不敢出兵,就怕中了埋伏,只能龟缩防御。

    这种龟缩,可是相当憋屈,什么时候荣兵这般憋屈过?

    这次汇聚一堂,就是为了他们的大将军给一个交代,在这样龟缩着,荣兵的士气都得没了。

    “大将军,我们荣人什么时候受过这种鸟气,被凉兵打的抬不起头?大将军属下说句冒犯的话,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抽调的荣兵到底去哪里了。”

    “在不济,我们请求郡王大人出兵支援,我堂堂大荣国,被几万人的凉兵如此骚扰,这要是不反击,恐怕凉人都以为我们好欺负的。”

    “就是,我大荣国的勇士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欺辱,大将军,今日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必须要出兵反击!要是不狠狠打一仗,只会让这些凉人越来越嚣张。”

    “没错,必须打一仗,只有打一仗,才能让这些卑贱的凉人,认清形势,还真以为能和我们平起平坐?属下看是没打疼他们,让他们有种自以为是。”

    眼看着大堂内,又要爆发的一场争执,萨尔德脸色一沉,冷声道。

    “够了,给本帅通通闭嘴,还闲不够乱的?谁要是敢多言一句,军法从事。”

    萨尔德的突然发怒,显然是起到了震慑效果,刚才还嘈杂的大堂,一下子鸦雀无声。

    一众群情激奋的将领,各个默不作声,面面相觑看着上方的萨尔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